星星都亮了

哈哈不闹我写着玩的

我不明白,我站的明明是安雷,到最后却粉着雷安的太太,这是不是爱?

管他呢
太太加油!
疯狂打call!

看看这个可笑的我,今天才知道怎么用乐乎(冷漠微笑)

瑶妹嚎可爱爱爱爱爱!!!

YAAAAAAY:

分享一些mini瑶瑶的日常……

如果大家都是女孩子……

转载

叶修我男神:

日常脑洞
写文不止,ooc不休
cp排雷:追凌、曦澄、聂瑶、双道
#正文开始#
如果魏无羡是个女孩子
天生会撩,奈何无屌
早八百年就被蓝二哥哥抱回云深不知处天天
十三年后孩子已经满地跑了
就和养的那两只兔子一样
忘机:天天。


如果蓝忘机是个女孩子
冰山美人,高岭之花
早八百年就成了魏家媳妇儿
被无羡拱走的时候有一堆男修的心在滴血
然而羡羡夫纲不振
天天被老婆压在身下
羡羡:被老婆压是种什么体验?


如果蓝曦臣是个女孩子
人、人、都、爱、泽芜君
瑶妹:二哥变成了二姐和我一样高,债见!
蓝启仁:蓝氏佳女,宜室宜家
江澄:咳咳,那个,仙子可否与我同游莲花坞?我们莲花坞的莲子挺好吃的
思追:!!!
景仪:!!!
金凌:所以……这是舅妈?


如果江晚吟是个女孩子
虞夫人翻版
爆娇基佬紫美人儿
WiFi:师妹蛤蛤蛤
师姐:身为女孩子要多补点啊,姐姐给阿澄熬莲藕排骨汤
虞夫人:敢跟你娘一样瞎眼看上没用的男人就打断你的腿!
江枫眠:名和字都没取错
蓝曦臣:云深不知处八抬大轿已备好
仙子:汪!汪汪汪!


如果金光瑶是个女孩子
好一个娇小可人的仙子!
金光善:女儿!我们家也有女孩子了蛤蛤蛤
金子轩:妹妹!原地爆炸!
金凌:exo me???我没有小叔了?
苏涉:……苏涉流下了鼻血
蓝曦臣:所以有了三妹到底是怎么个事?!不管了,无论怎么样,微笑就好^_^
聂明玦:不能动手不能动手不能动手……不能对女孩子动手。算了,先娶回家好了。
聂怀桑:exo me???我有大嫂了?
成美酱:我愿意把我的字送给你,多合适(ಥ_ಥ)


如果晓星尘是个女孩子
温柔善良美丽动人哪里都好的……道姑
宋小宝:好了,没有薛洋什么事了,因为我们结为道侣了
阿菁:好漂亮的大姐姐!人美心善我要当她的脑残粉儿!!!
洋洋:没我啥事了。所以带着晓星尘走在路上老被说拐带良家妇女是怎么个意思?
抱山散人:why?为啥每次我养个徒弟下山都会被山下的野男人拐走?!


如果温宁是个女孩子
小天使赛高!!!
温家变异品种
温情:天啊我好担心我妹妹被人拐走,我担心得都要生病了
羡羡:所以我随身携带迷妹后援团咯
汪叽:走开!离我的羡羡远点!
思追:exo me???我没有小叔了?
姐夫:居然被妹子收了人头,奇耻大辱啊可恶


如果金凌是个女孩子
真·金家大小姐
pikapika的傲娇小美人
思追:阿凌……?我是不是该上金鳞台提亲了?
景仪:我就说是个大小姐嘛!未卜先知的我就是如此帅气
无羡:我就说应该叫如兰嘛!未卜先知的我依然如此帅气
江澄:敢跟野男人在一起就打断你的腿!
姐夫:哪个臭小子敢拐走我女儿我就托梦吓死他!!!
瑶妹:该准备嫁妆了啊……几台好呢?九十九?一百零八?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


如果薛洋是个女孩子
最可怕的事莫过于此
原来如果恨一个人就把女儿教坏嫁到他家去这句话是真的
谁娶谁倒霉
终极太妹美洋洋今天也依旧到处打劫糖呢
牙都蛀光了啊喂
瑶妹:成美无误(^_^)
#正文结束#
今天的我依旧脑洞不止放荡不羁
如果洋洋看我不爽就来给我撒尸毒粉呀(ಥ_ಥ)
日常任务:黑薛洋(1/1)
蛤蛤蛤
已疯没救

甜得不要不要的~

博斯藤壶:

老师在上课的时候他相好从窗户外面路过,大家就会开始起哄(  大家儿童节快乐思追捧来一盆狗粮与你共享

[魔道|曦澄主]当决战之夜添加了旁白

旁白君不要太诚实

清歌晚吟:

*梗套用一个恶搞视频里的。基本全文摘自or改自原作。




一道紫衣身影迈过门槛,稳步迈入大殿之中。


庙外风雨交加,这人身上却并未被如何淋湿,只是衣摆的紫色稍微深一些。左手撑着一把油纸伞,雨点噼里啪啦打在伞面上,水花飞溅,右手紫电的冷光还在滋滋狂窜。他脸上神色,比这雷雨之夜更加阴沉。


金凌一下子坐了起来,叫道:“舅舅!”


江澄的目光横扫过去,冷冷地道:“叫!你现在知道叫我,之前你跑什么跑!”


[虽然江澄现在瞧着威风,其实他刚才跟在狗屁股后面一路小跑着过来,中途还滑了一跤,差点没跌个狗啃泥。]


……观音庙里所有人不约而同抬起头,因为他们都听见了从上空传来的声音,是一个语调十分机械而内容十分……生动的男声。


江澄紫电握在手中厉声喝道:“你是何人?一路跟踪过来,却不敢现身么!”


[他用阴沉怀疑的目光扫视着头顶和周围,顺便有意无意朝魏无羡和蓝忘机那边投去视线。]


江澄一噎,气急败坏道:“谁要看他们!瞎了我的眼!”


[江澄的眼睛目前还没瞎,正看见那个谁用佩剑支撑着站起身,朝他刺来。]


苏涉提剑刺来,江澄尚未出手,一条黑鬃灵犬从庙外窜入,直直朝苏涉扑去。魏无羡听到犬吠登时汗毛倒竖魂飞魄散,大叫着跟蓝忘机紧紧抱在了一起,且愈抱愈紧。


[江澄的眼睛这才闪瞎了。]


“说了我没看!!”江澄面部和嘴角抽搐着咆哮道,泄愤一般挥舞紫电击飞了持剑冲出的数名金家修士。苏涉则被仙子缠得怒吼不止,金凌在旁叫道:“仙子,当心!仙子,咬他!”


苏涉道:“区区一条狗,能奈我何!”


[那个谁说着自欺欺人的话。]


苏涉怒道:“胡说八道!”


[那个谁冲着空气大声吼道。]


苏涉大怒:“我不是冲着空气,我是冲着你!你这个可恶的……”他哽了下,“……声音?”


[那个谁说道。]


苏涉怒不可遏:“能不能不要再叫那个谁了!我有名字的!!”


[苏涉恳求道。]


苏涉一口气松下来,总算满意了些。


[也就是那个谁。]


苏涉一口血吐出来。


与此同时,蓝曦臣忽喝道:“江宗主,当心琴声!”


江澄得他及时提醒,又吃一堑长一智,足尖挑起地上一柄长剑,左手抛伞接剑,右手拔出三毒,双手各持一剑,猛地相交一划。两剑摩擦发出尖锐噪音,简单粗暴地破解了殿后传来的邪曲。


蓝曦臣忍住刺耳微微皱眉,蓝忘机怀中的魏无羡瑟瑟发抖地伸手帮他捂住耳朵。金光瑶自己空手走了出来,蓝曦臣又道,“琴弦在他腰间。”金光瑶无奈一笑又闪身一避,躲过江澄的剑锋,话锋一转笑道:“江宗主为何眼神躲闪不敢往那边看?你真的是追着阿凌找到这儿来的吗?”


江澄咆哮道:“不然呢?!我还能是找谁?!”


蓝曦臣道:“不要回答他!”


[蓝曦臣十分焦虑地心想,像江宗主这样好单纯好不做作和那边的魏公子好不一样的人,很容易会落入阿瑶花言巧语的诛心陷阱。要如何才能及时转移他的注意力呢?现在告白行得通么?]


蓝曦臣面色白里透红,平生头一回结巴了:“我,我并没有这样想……”


蓝忘机呆滞了,魏无羡震惊道:“虽然划掉的部分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没想到泽芜君你眼光如此独特!勇气令人钦佩!”


呃,蓝曦臣决定忽略他的话中话:“我对江宗主并无非分之想……”


[蓝曦臣撒谎道。他已经在设想表白后的下一步了。]


除了晕着的聂怀桑和傻掉的江澄,在场其他人都隐隐流露出“啧啧”的眼神,魏无羡甚至干脆发出了声。


[蓝曦臣的脸愈发红了。他希望自己此刻远离这个是非之地,回到云深不知处的青草地上,和兔子们待在一起。它们是那么乖巧无害,能够治愈自己受伤的心灵。]


蓝曦臣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了:“什?不,我,虽然我是很喜欢兔子……”


[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,他想象自己蹲下身捏弄它们粉嫩的鼻尖,然后把脸埋进软乎乎的绒毛里。]


“哦不。”蓝曦臣看上去已经绝望了。


“……慢着,”一直在旁直愣愣瞪着他的江澄忽道,“你喜欢把脸埋在兔子毛里?”


[蓝曦臣柔软的内心深深地吸引了江澄,像被一箭正中红心,因为江澄也喜欢把脸埋在狗狗们的绒毛里。]


江澄耳朵红了:“就是喜欢不行吗!……我是说狗!”


[江澄压抑着的复杂感情已经克制不住了。]


江澄有不好的预感:“不!”


[他开始幻想自己扑上去推倒蓝曦臣,用最喜欢的姿势骑乘在他身上。]


江澄的脸霎时涨得通红:“我才没想!”


[他幻想着自己与蓝曦臣的初吻。]


江澄双耳喷出蒸腾腾的热气:“别说了!”


[吻完分开后看着蓝曦臣,嘲笑对方笨拙的吻技,虽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。]


江澄看上去快要爆炸了:“要你管!……不对,才没有!”


[但他们都相信下一个吻一定会更加美妙。]


江澄吼道:“我绝对没有那样想!”


[但事实上,他确实是这样想的。]


江澄嘶吼道:“绝无此事!”


[但他确实是。]


江澄声嘶力竭道:“我没有!!闭嘴吧!!”


那来历不明的声音竟然真的不再响起,殿内一时一片寂静,所有人又不约而同仰望上空,感到庆幸安慰的同时却又带着隐隐的失落——他们还没听够呢。江澄长出一口气,不敢看蓝曦臣,摆出一副装腔作势趾高气扬的无谓,往金凌那边走近了一步。


[但他确实是~]


“我草!!”江澄半惊半怒地抖着手将紫电抽上了天花板。


众人纷纷流露出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江晚吟”的眼神,魏无羡唯恐不乱地吹了个口哨:“你俩干脆去开个房算了。”


而静候一旁的金光瑶伺机而动,瞅准江澄心神大乱露出破绽的空隙,甩出暗藏多时的琴弦。江澄回神以紫电迎击缠上,金光瑶感觉一麻立刻撤手,随即轻笑一声,左右手同时挥出两条琴弦,分别朝蓝曦臣和魏无羡两边各自袭去。江澄瞳孔猛地缩成一点,劈手调转紫电和三毒分头去截那两根琴弦,金光瑶趁机抽出缠在腰间的佩剑,刺向江澄心口!


金凌和蓝曦臣一同失声道:“舅舅!”“晚吟!”


江澄面色铁青地捂住了胸口。


鲜血从他指缝涌出浸染了前襟,紫电瞬间化回指环套回他手上。金光瑶擦净软剑缠回腰间,金凌冲过去扶住江澄,蓝曦臣收回迈出的脚,叹道:“……不可乱动,扶他慢慢坐好。”


江澄依旧没看他,只对金凌道:“快滚。”


金凌自觉理亏不敢顶撞,不假思索地对蓝忘机道:“含光君,还有蒲团吗?”


原先他们坐的四个蒲团都是对方找来的,蓝忘机正沉默,蓝曦臣站起身,将他坐的那个推了过来。


金凌福至心灵道:“泽芜君是要舅舅一起坐吗?”


本就负伤的江澄差点没背过气去,狠狠剜了他一眼:“想什么呢你!”


蓝曦臣苦笑道:“不是……”


江澄硬梆梆道:“不必。”


谁知蓝忘机突然也起身,将自己的蒲团推到了一旁,然后在魏无羡身边坐了下来,面不改色一本正经,不知动机究竟为何。江澄这回没吭声,金凌便也没拒绝,道了声谢,将蒲团搬过来让江澄坐上去。


蓝曦臣见江澄宁可坐忘机的也不愿坐自己的,心中有些不是滋味,默默坐回了蒲团上。江澄按住穴位止住流血,便听金光瑶笑道:“意中人和好兄弟都要救,哪怕赔上自己,江宗主可真是情深义重啊。”


江澄的脸忽红忽青,红是因“意中人”,青是因“好兄弟”,他下意识瞅了眼蓝曦臣,恰与对方目光相触,触电一般猛地收回,逃避地瞟向魏无羡,结果被他和蓝忘机的亲昵坐姿晒了一脸,很快又垂下了,面色沉沉。


正在此时,殿后传来一声呼喊,称挖到了什么东西,金光瑶面色大缓,嘱咐一番同时快步走回殿后,苏涉和金家修士们跟在他后面。天边闪电爬过霹雳阵阵,蓝曦臣望着若有所思道:“这雷雨来得蹊跷。”


哗哗雨声衬托出的沉寂之中,金凌忽道:“舅舅,多亏你刚才截住了琴弦,不然就糟了。”


他笨拙的解围反而令局面变得更尴尬,对于三方而言都是,江澄的脸黑了黑道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
他自知情绪不稳才给了金光瑶可乘之机,且对于蓝曦臣和魏无羡其实都是多此一举。比起恨金光瑶他更痛恨的是那个奇怪的声音,害得自己面子里子都丢尽了,不由恶狠狠道:“哪里比得上那声音来得蹊跷!我看它是金光瑶的帮凶吧!”


魏无羡附和道:“是啊是啊,自打方才起便没动静了,说不定它的目的就是揭穿实情,乱你心神呢。”


江澄只觉他明着帮腔暗着揶揄,眼看又要发作,蓝曦臣忙打岔道:“那声音着实可疑,不可轻易相信。”


[这时蓝曦臣想到了一出妙计。]


说那啥那啥到,消失许久的声音再度响起,仿佛为证明它早已看穿了一切。


蓝曦臣默了一下,转向魏无羡道:“魏公子。”


魏无羡道:“嗯?”


蓝曦臣道:“想一个介于一和一百之间的数字,我们可以由此判断这个声音是否真的什么都知道。”


魏无羡来了兴致,坐直了道:“好。”说着开始作思索状。


[风骚的夷陵老祖开始想着自己脑中的第一个数字,是十三。]


魏无羡下意识点了点头。


[在想下一个数字之前,他的思绪飘到了紧挨着自己的含光君身上,于是将数字改成了六九。]


魏无羡喜出望外道:“它说对了!我首先想到的是十三,然后又改成了六九!”说到后一个数字还舔了下嘴唇。


江澄怒道:“你开心个屁!话说为何叫六九不叫六十九!”


魏无羡嘻嘻一笑:“你想知道原因吗?”


江澄炸了:“不想!!”


而不小心解读到蓝忘机表情的蓝曦臣捂住了脸,表示他也不想,真的。


[其实他俩不是不想,要看对象,不过这个稍后再说。]


比先前还微妙的沉寂之中,金凌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数字这种没准能猜出来呢,根据性格什么的,算不得数吧?”


[既然如此,那我再讲两件事情,你们再看信或不信。]


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仿佛即将听闻一个惊天秘密。江澄忽然又产生了不好的预感。


[魏无羡将自己的金丹剖给了江澄,这件事江澄已经知道了。]


江澄的脸霎时一白。魏无羡的脸也白了几分。


[江澄为救魏无羡引开温家人才被抓回了莲花坞,这件事魏无羡还不知道。]


江澄脸上神色复杂,魏无羡脸上则彻底没了血色。


魏无羡鼻子一酸,嚷嚷起来:“傻逼吗你!谁要你救了!我的命有你的金贵吗?!”


江澄眼圈一红,也大吼起来:“你才傻逼!谁稀罕你的金丹!你问过我没有?!凭什么不告诉我?!”


魏无羡道:“你还不是没告诉我!!”


[此时应有背景乐:《爱你在心口难开》。]


魏无羡、江澄:“……”


蓝忘机、蓝曦臣:“……”


江澄的情绪尚未消退,没理会那声音,咬着牙艰难道:“……你说过,姑苏蓝氏有双璧我们云梦江氏就有双杰……”


[没关系,云梦双杰有姑苏双璧,姑苏双璧有云梦双杰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]


江澄、蓝曦臣:“……”


魏无羡、蓝忘机:“……”


眼见江澄要恼羞成怒,蓝曦臣忙插话道:“晚……江宗主,切勿激动,影响伤势。”


清润柔和的声线具有抚慰人心的力量,江澄逐渐冷静下来,垂下头去。而魏无羡沉默片刻,抬头看他。


“对不起。”“对不起。”


两人异口同声道,不约而同一怔,又一同勾起唇角。不同的是江澄的笑是自嘲的,魏无羡的笑则带着解脱。


蓝曦臣见江澄因受伤失血而微微冷颤,脱下身上外袍犹豫了再三,仍是坚持披到他肩上,而这一回江澄没有拒绝,只是深吸口气闭上眼睛,被淡淡的温度和气息包围。


魏无羡则抓紧了蓝忘机的手,犹如抓住最重要最珍贵的宝物。忽然想到此前蓝忘机的反应,以及方才那声音说的爱什么的……他立即道:“胡说八道!岂有此理!才不是那回事!!”于是拽过蓝忘机扑到他身上,揪着他的领口一口啄了下去。


金凌震惊了,江澄脸青了,蓝曦臣扶额了,恰在此时聂怀桑醒过来(许是没衣服盖被冷醒的),爬起身睁开眼,正巧撞见这样一幅刺激的画面,当即惨叫一声。


与此同时大殿后面也传来了金家修士们的齐声惨叫。


苏涉扶着金光瑶跌跌撞撞冲了出来,金光瑶左手受了伤,苏涉助他服下药丸,蓝曦臣犹豫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
[蓝曦臣第一次发现,原来金光瑶个头如此娇小,尤其他手臂脱力垮下肩膀的这一刻。但在蓝曦臣心中,他从来不曾矮人一头,身高六尺九,气场九尺六。]


金光瑶微微一怔,面上涌上一丝血气,勉强笑道:“我该说声谢谢二哥?”


[在场其他人表示他们也从未真正鄙视过金光瑶的身高,虽然不免怀疑过他是否穿了内增高。]


金光瑶的笑意从“吟吟”变成了“呵呵”。


[但当他们知道金光瑶将聂明玦的无头尸身藏在了殿后的棺材中,还会觉得他对身高并不在意吗?]


金光瑶:“……”


蓝曦臣、聂怀桑:“!!”


白色毒烟消散,众人来到殿后,纷纷被惨状震惊了,而棺材里空空如也,金光瑶嘴唇铁青,蓝曦臣失色道:“怎会如此??”


魏无羡笑道:“看来这棺材即便原先是他埋的,现在也恐怕早就被人换过了。”


苏涉举剑指他,冷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?魏无羡,是不是你搞了什么鬼!”


[搞鬼的人不是他,是那个神秘的送信人。不过剧情需要,现在还不能透露给你们。]


“这时候嘴闭得这么紧,揭人老底倒揭得痛快!”江澄感到愤愤不平。


魏无羡耸耸肩,既已摆脱了嫌疑便没什么好说的了。苏涉仍心有不甘,金光瑶举手阻止命他处理伤口,苏涉接过药包转身解开衣服。


[不过可以透露的是,那个谁有问题。]


蓝忘机眼中闪过寒意,冷冷对苏涉道:“转身。”


苏涉还在气“那个谁”,下意识转了身,一时间江澄和金凌都睁大了眼睛,魏无羡沉下了脸:“……竟然是你!”


苏涉胸口千疮百孔的恶诅痕暴露,当年穷奇道截杀的背后真相水落石出,江澄暴怒抓起三毒,伤口迸裂鲜血喷涌,金凌和蓝曦臣一左一右将他按回去,金光瑶趁机又开始搬弄是非,蓝曦臣低声喝止了他,魏无羡则一掌拍向苏涉,苏涉提剑刺去,难平与避尘相击。


金光瑶抖出两条琴弦,被蓝忘机以弦杀术截断,挥出第三根琴弦,被蓝曦臣以裂冰挡下。  一系列变故都在电光火石之间,不过几个眨眼,避尘的锋芒已抵在金光瑶喉间。金光瑶不甘地问为何会恢复灵力,蓝曦臣走上前解答了,并深情地看了江澄一眼。


与此同时,从大殿上空传来了低沉阴森的背影乐声。


魏无羡若有所思道:“这音乐……听起来不太对劲。”


聂怀桑胆战心惊道:“你的意、意思是?”


魏无羡摸着下巴道:“不好的预感,之类的……”


[此刻气氛仿佛一场腥风血雨即将上演。鲜血将飞溅,谁会先倒下?]


“谁、谁会?会是谁?”聂怀桑快吓破胆了,“别问我啊我不知道……”


[同时,那个谁瞅准了无人留意他,正在角落里企图暗中动作。]


魏无羡站得离苏涉最近,闻言跨过去踹了他一脚。


苏涉怒吼道:“我在打坐调息,动都没动!”


[哎呀,好吧,刚才是开玩笑。]


苏涉口喷鲜血,仰天狂啸:“老子跟你拼了!!”


[不过这回不是玩笑,金光瑶确实要采取行动了。]


如它所言,金光瑶扑通一声跪到地上,虚弱地道:“……二哥,我错了。”


“……”魏无羡看不下去了,“既然形势不妙,咱有话别说了,快动手行吗?”


金光瑶哀声道:“我也没办法,我实在是被逼急了啊!”


蓝忘机见兄长似有所动摇,蹙眉将剑又往前送了半寸。江澄也忍不住开口道:“泽芜君,你方才还提醒过我,转头自己却忘了?”


金光瑶抢着道出威胁信的事,又低声下气苦苦哀求,蓝曦臣终于面露不忍,随即恢复镇定,平静道:“好,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可以一个一个解释。”


蓝忘机道:“兄长!”


蓝曦臣道:“不必担心,他现在已处于下风,这么多人都在,没法耍花样。”


聂怀桑道:“可、可是那声音……”


蓝曦臣道:“怀桑冷静,那声音来历不明不知是敌是友,我们切莫也被它的话语玩弄了。”一个也字吐得清晰,“先前已被它扰乱过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确实它说中了我们的内心,”他冲江澄露出一个极短极浅的微笑,江澄红着耳根撇过头去,“以及过去的事,但它未必能预知尚未发生的事。倘若我们自乱阵脚,最后赢的会是谁?我认为这是一个机会,排除它的误导和迷惑,掌握它所揭露的真实,接受真实的自己,揭开尘封的真相。今夜一切都将水落石出,尘埃落定,今夜过后又是新的篇章。所以无论那声音还是谁,我们都不能让他们得逞。你们说呢?”


一段振奋人心的背影乐伴随他富含感情的言论响起,现场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氛围得到些许缓解,蓝忘机放弃金光瑶走到苏涉那边,其余众人皆凝神屏息侧耳细听。


[很棒的演讲,我差点就被你说服了,如果不是知道你今夜过后就会回去闭关半年不出的话。]


感觉到几股担忧的视线落回自己脸上,蓝曦臣无奈苦笑,只是转向金光瑶,开始一一问话。金光瑶一一作答,声声控诉,说到金子轩之死一事,金凌突然大叫着冲上前,而金光瑶趁谈话期间有所不备,手腕一翻将一根染血琴弦套上他的脖子,翻脸沉声道:“别动!”


众人猝不及防,魏无羡被蓝忘机拉住了,江澄面色惨白心急如焚,蓝曦臣朝他靠近了些怕他做出冲动之举,而后满面失望地望向金光瑶。


[果不其然,形势急转直下,金光瑶实现了翻盘,再没有人能奈何他,他挟持金凌为人质以宣示胜利。然而此刻的他并不知道,最终自己将与凶尸聂明玦一起被封在一口棺材里,永世不得超生。]


声音未落,庙门外应景地传来了“咚!咚!咚!”三声诡异巨响。


金光瑶的微笑僵硬在嘴角:“……哦草。”




Fin.




推一下 @檀珩 太太的萌条漫,跟本文无关但意外应景233




番外:


尘埃落定,蓝曦臣慢吞吞地走出观音庙大门,略回神抬起头,江澄站在门口一棵参天古木之下,回头看了看他,语气是冷的脸却是热的:“……要不要我陪你闭关?”


蓝曦臣一怔,眼睛终于亮了一亮。